哈尔滨职务犯罪律师如何参加?

发布日期:2018-08-06    作 者:王稻匡  

哈尔滨在近些时间段里出现了很多利用自己职务的进行各种侵害公众的犯罪活动,而此时受到损害的公民在面对侵害方的势力时就会通过委托律师来增加自己诉讼的胜率,但是职权犯罪想要让律师介入首先就得了解其参与的相关知识那么,哈尔滨职务犯罪律师如何参加?

一、哈尔滨职务犯罪律师如何参加?

监察委员会调查期间律师的参与至少应与刑诉法第三十六条所规定的侦查阶段律师所拥有的权利相一致,标准决不能低于此,否则,难以令人信服关于律师介入时间问题上则应分情况予以说明:

(一)律师介入调查程序的时间

现有刑诉法规定,犯罪嫌疑人自被侦查机关第一次讯问或被采取强制措施之日起,有权委托律师作为辩护人在检察机关的职务犯罪侦查部门并入监察委的情况下,在线索查办过程中有时很难厘清究竟是纪委的纪律审查还是监察委的职务犯罪侦查,更何况,一些违纪行为与违法犯罪行为的界限本身就难以区分这就给了纪委、监察委更大的自由裁量权,为律师及时介入,为当事人提供高效法律服务带来了障碍如纪委以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为由启动立案调查程序,但是,在调查过程中发现违纪对象还有贪污等违法犯罪行为,那么,律师介入的时间应该如何确定就值得商榷在上文的论述中,我们讨论了目前情况下对监察委查办案件路径的考察,下面我们分别予以论述在不同情况下律师介入案件的时间

1.对于设置违法监察室情况下律师的介入时间

在监察委区分专门的违法监察室情况下,笔者认为对于普通的违纪线索,纪检监察室进行初核之后,对于某些线索可能涉及职务犯罪的,纪检监察室会将这些线索移送至违法监察室,由违法监察室对线索进行继续审查经查,若发现职务犯罪问题,则由违法监察室对线索进行刑事立案并调查对于律师介入的时间,刑诉法的规定是“第一次讯问或者采取强制措施之日起”但是从目前来看,在监察委的改革中并没有出现监察委是否能使用强制措施的规定

哈尔滨职务犯罪律师如何参加?

《试点决定》中仅规定了“调查措施”[《试点决定》)规定,监察委员会可以采取谈话、讯问、询问、查询、冻结、调取、查封、扣押、搜查、勘验检查、鉴定、留置等措施。],但是其所列举的具体措施并未包含现行刑诉法中的强制措施的任何一种,因此刑事诉讼法中的五种强制措施监察委员会能否适用尚存疑,那么律师介入的时间是否参照刑事诉讼的介入节点就值得探讨笔者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律师的介入时间是可以参照刑诉法的规定的,在监察委员会第一次讯问或者采取留置措施之日起可以介入“第一次讯问”这个时间节点比较好理解,但为什么是采取留置措施之日起,原因如下:

首先,留置和强制措施类似“留置”一词在此前的监察体制中并无出现,在《行政监察法》、《刑事诉讼法》等中也未有此表述如何实施留置权,具体的期限、方式和方法等有关问题,尚待试点进一步给出答案但监察委试点中的“留置”本质上是一种调查措施,其在具体性质上和强制措施类似,是为了保证调查活动的顺利进行,依法对被调查人所采取的在一定期限内暂时限制或剥夺其人身自由的一种法定强制方法

其次,“留置”在《警察法》中就属于一种行政强制措施《警察法》规定对有违法犯罪嫌疑的人员,经公安机关批准,对其继续盘问,对被盘问人的留置时间不超过24小时,在特殊情况下,经县级以上公安机关批准,可以延长至48小时公安部关于公安机关执行《警察法》有关问题的解释中称,在留置期间,公安机关应当保障被盘问人的合法权益,严禁对被盘问人刑讯逼供或者体罚、虐待

再次,留置应适用于严重违纪涉嫌违法犯罪的调查对象现有留置权未规定适用范围,对于一般的违纪行为是否能适用留置措施存疑但实际上留置和现有纪委调查措施中的“两规”比较类似,现有被适用两规措施的调查对象一般情况下最后都被移送到检察机关,被追究刑事责任也有观点认为,留置措施会取代“双指”和拘留[监察委员会“留置”措施解析,执检陈,载刑事执行]但无论是与“两规”相协调,还是取代“双指”,其在性质上已等同于刑事拘留,为防止留置权的滥用,留置应该是适用于严重违纪涉嫌违法犯罪的调查对象既然留置适用于追究犯罪,那么律师介入也是应有之义

最后,律师在留置阶段介入可以保障被调查人在留置期间的诉讼权利长时间以来“两规”因实施隐秘且缺乏制度约束而备受争议,逼供等违法取证情况时有发生律师介入,为被调查人提供法律帮助可以保障被调查人的权利

综上所述,留置类似于刑事诉讼法中的强制措施,对于设立专门违法线索查办监察室的情况下,可以参照刑事诉讼法的规定,被调查人被监察委员会第一次讯问或者采取留置措施之日起,可以委托辩护人

2.对于不设置具体违法线索监察室情况下律师何时介入

在现有纪检检察机关查办案件的路径下,纪检监察机关一般是把违纪问题的调查和违法犯罪的侦查合二为一的,在这样的情况下律师何时能介入为调查对象提供法律帮助就成为问题有学者认为在这种情况下,应将纪检监察机关的调查分为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对违纪线索的查办阶段,第二个阶段则是对违法线索的调查,律师在第二个阶段才能介入调查笔者认为对纪检监察工作来说,违纪行为的调查和违法行为的调查实际上是不可能进行分割的,人为的把调查过程分为两个阶段忽略了纪检监察工作的业务特点

笔者认为,在这样的情况下,纪检监察机关应以为社会公众所知悉的方式将被调查人可能涉嫌刑事犯罪的情况向社会公开,从公开之日起,被调查人可以聘请律师提供法律帮助关于此点,在《中国共产党纪律检查机关监督执纪工作规则》里可以找到契合点,《规则》第二十六条第四款规定“对于严重违纪涉嫌犯罪人员采取审查措施,应当在24小时内通知被审查人亲属严重违纪涉嫌犯罪接受组织审查的,应当向社会公开发布”那么若接下来的细则能对严重违纪涉嫌犯罪接收审查应该公布的时间规定的更细的情况下,律师在“向社会公开发布”之后介入案件也是合适的

(二)监察委员会调查期间的律师权利

在现代法治国家,刑事诉讼活动最基本的要求之一是,凡受指控者,在未依法证实有罪之前,应有权被视为无罪;而在判定对他的提出的任何刑事指控时,其完全平等地有资格享受的最低限度的保证之一是有相当时间和便利准备辩护并与自己选择的律师联系侦查权本身具有单向性、强制性、秘密性的特点,随着监察委员会开始对职务犯罪案件行使调查权,“侦查”的秘密性和强制性的特点将进一步强化,因此如何保障处于相对弱势方的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权益成为亟待解决的问题辩护律师的参与,以及辩护律师参与程度的大小显得尤为重要

现行《刑事诉讼法》第三十六条规定,辩护律师在侦查期间可以为犯罪嫌疑人提供法律帮助;代理申诉、控告;申请变更强制措施;向侦查机关了解犯罪嫌疑人涉嫌的罪名和案件有关情况,提出意见监察委员会改革后,监察委员会对职务犯罪案件进行“侦查”,考虑到职务犯罪案件的特点和监察委员会的具体情况,笔者认为,对于监察委在调查期间辩护律师所享有的权利,至少应当与非职务类案件的辩护律师在侦查期间的权利保持在相当水平

一方面,从监察委员会调查的对象主要是职务违法和职务犯罪行为,对于职务犯罪案件主要靠言辞证据来认定案件事实,尤其对于行贿受贿类案件,对事实的认定基本上来源于行受贿双方的供述,对于这类过分依赖口供的案件,办案机关为了获得犯罪线索或者有罪的供述,可能会产生刑讯逼供的倾向,对被调查者的人身权利构成威胁

更多关注哈尔滨职务犯罪律师如何参加?

另外,由于“侦查”过程本身是封闭的,除办案机关外,外界无法了解“侦查”的过程和所处的阶段,辩护律师是犯罪嫌疑人和外界联系的唯一纽带,辩护律师通过会见,了解办案的过程,维护犯罪嫌疑人的合法权利,防止犯罪嫌疑人的权利受到潜在的威胁另一方面监察委员会整合党的纪检监察机关的职权,行政机关的监察职权以及检察院对涉嫌刑事违法的职务行为的监督职能,对于集中力量打击职务贪腐的行为具有重要的作用,但是权力是把双刃剑,权力的集中导致权力过大将会产生滥用的风险,监察委员会权力的行使需要监督,尤其需要外部的监督辩护律师在侦查阶段为被调查者提供帮助,对于监察委员会可能的违法行为提出申诉和控告,是外部监督的重要方面

因此,侦查阶段辩护律师的介入既符合现代刑事诉讼注重程序价值、保障人权的价值取向也对监察委员会的权利行使起到监督作用具体而言,辩护律师在侦查期间应当享有如下权利:

1.会见权对于被限制人身自由的被调查者而言,会见是辩护律师接触被调查者的唯一途径,律师行使会见权是整个辩护权的重要基础,一方面,只有当律师顺畅地见到犯罪嫌疑人才能更详尽的了解案情,以此后续的辩护职能才能顺利开展;另一方面,对于犯罪嫌疑人而言,律师的会见能保证其基本的知情权,对于维持控辩双方的平衡起着重要作用

2.提供法律帮助权律师在会见犯罪嫌疑人之后,可以向其提供一些法律帮助,如解答嫌疑人对于法律的疑问;有关人员的回避的法律规定;告知犯罪嫌疑人对侦查人员的提问有如实回答的义务,以及与本案无关的问题有权拒绝回答的权利等等

3.代理申诉控告权律师通过会见犯罪嫌疑人,对案情做出了全面的分析后认为犯罪嫌疑人不够成犯罪的,或者指控的罪名不恰当的,或者犯罪嫌疑人有不予追究刑事责任的情形的,可以代理犯罪嫌疑人向有关机关提出申诉,要求予以纠正若有刑讯逼供、暴力取证等违法行为的律师可以代为控告

4.申请变更、解除留置措施如前文所述,留置的性质和强制措施一致,是一种对于人身自由的限制或者剥夺,对于严重的刑事犯罪方可适用该措施对于采取留置措施不合理时,辩护律师应当能够申请变更留置措施,留置期限届满,申请解除

5.意见表达权对于调查终结的案件,在移送审查起诉之前,应当给予辩护律师发表意见的权利,辩护律师提出要求的,调查机关应当听取辩护律师的意见,并且记录在案

以上就是关于哈尔滨职务犯罪律师如何参加的相关知识总之,不管是哪个地区出现了职务犯罪都是国家所不能纵容的情况而绝对要让检察院通过公诉来追究责任的,而律师在当中就起到了帮助被害人索要自己的损失的职责,但被委托的律师想要参与其中首先就得知道自己涉及案件的限度


延伸阅读:

执行判决、裁定滥用职权罪的构成要件是什么

滥用职权罪法律规定有哪些内容

认定滥用职权罪的标准是什么

辩护律师在侦查阶段为被调查者提供帮助,对于监察委员会可能的违法行为提出申诉和控告,是外部监督的重要方面。那么,哈尔滨职务犯罪律师如何参加?一、哈尔滨职务犯罪律师如何参加?监察委员会调查期间律师的参与至少应与刑诉法第三十六条所规定的侦查阶段律师所拥有的权利相一致,标准决不能低于此,否则,难以令人信服。对于调查终结的案件,在移送审查起诉之前,应当给予辩护律师发表意见的权利,辩护律师提出要求的,调查机关应当听取辩护律师的意见,并且记录在案。对于律师介入的时间,刑诉法的规定是第一次讯问或者采取强制措施之日起。4.申请变更、解除留置措施。


法定婚龄


立案程序

8
财产公证